理想汽車,二檔起步

阿爾法工場研究院 2020-11-18 18:30:07

文章經授權轉自公眾號:阿爾法工場研究院(ID:alpworks)作者:潘博文

2020年,新能源汽車行業走出了漂亮的主升浪行情。

行業的豪邁漲幅,與特斯拉(TSLA.US)的龍頭拉動效應關係密切,但在特斯拉股價在410-450美元的K線箱體中長期盤桓時,造車新勢力們接過了接力棒,開啓了新能源汽車行業第二波上漲行情,一再刷新股價新高。

伴隨着小鵬(XPEV.US)、理想(LI.US)三季度財報的公佈,新能源市場的一波新行情,似乎正在醖釀之中。

11月13日晚,理想公佈了上市之後的首份財報,核心數據均遠超於市場預期。對於這樣一份亮眼的財報,市場及時給予了積極響應,開盤後,理想股價漲幅一度擴大到28%

在交易時間內,香櫞資本出具了一份對於蔚來汽車(NIO.US)看空報告,使得造車新勢力盤中股價衝高回落。但這更像是上漲途中的小插曲,第二個交易日,理想汽車再次引領了新能源汽車板塊集體上漲,最終漲幅達到13.94%,收於35.55美元/股。

在理想汽車上市不到4個月的時間內,公司股價漲幅已經超過了200%。這自然與公司財務、業務數據的大幅改善關係密切,但是什麼造就了公司業績的躍升,打響第一槍後,是否有乘勝追擊的可能?

最接近盈利的造車新勢力

效率,是理想汽車財報的關鍵詞。

根據數據來看,理想汽車第三季度交付理想ONE 8660輛,環比第二季度增長31.3%,創造了季度交付新高,截至10月已經累計交付21852輛。

得益於汽車交付數量的不斷創高,理想汽車三季度實現汽車收入24.65億元,環比增長28.4%。與此同時,理想錄得19.8%的汽車銷售毛利率,環比提高6.1%。

橫向對比,小鵬三季度財報毛利率為4.6%,蔚來在開啓交付近兩年後,終於於2020H1收穫了9.7%的毛利率水平。新能源扛把子特斯拉的整車毛利率為25%,同時保持了半年交付數量超過17萬量的高水準。

理想毛利率水平較高,原因存在三大決定性因素:一是增程式動力系統低成本的特性、二是放量銷售之後規模效應帶來的成本下降、三則是僅有一個SKU(庫存保有單位),研發、零部件成本控制更容易,這三大因素共同發力,拉動了理想毛利的快速增長。

相比於純電動車的“大電池+雙變頻器+雙驅動電機”的結構,增程式電動車的“小電池+燃油機+驅動電機”的整套驅動系統在造價成本上更低,這也是理想汽車自交付以來就能收穫正毛利的原因。

這似乎預示着一個更加可觀的未來——當交付規模進一步放量,理想汽車的毛利率還有繼續提高的空間,毛利率的快速拉昇,將為公司更強的造血能力。

2020年Q3理想錄得經營性現金流9.3億元,環比增長105.8%;自由現金流7.5億元,環比增長149.4%。

實現連續兩個季度經營性現金流、自由現金流為正,同時理想汽車的現金儲備達189.16億元,對於造車新勢力最關鍵的“現金流”、“盈利”指標,理想已經率先及格。

從淨利潤數據角度進行觀察,在非美國通用會計準則下,2020年Q3理想汽車已經實現了1600萬人民幣的淨利潤收入。由於發放了一筆1.3億元左右的股權激勵費用,在美國通用會計準則下,錄得淨虧損1.069億元,同比增長42.2%。但相較於蔚來、小鵬,理想汽車已然成為了最有可能率先實現真正盈利的造車新勢力。

除了“開源”,理想在“節流”方面同樣做的不錯,在交付量比小鵬汽車多出23%的情況下,Q3季度理想汽車的銷售費用和行政費用只花費了3.4億元,是小鵬汽車同期水平的四分之一。

各項數據刷新新高、各項比率優於同行,這些充分體現出理想汽車優異的運營效率。這推動着市場對理想品牌、產品的進一步認可,也代表着理想有着再次刷新新高的潛力,在新能源主線行情的加持下,合力推動了股價上漲。

不過,股價的紅盤能持續多久,更多的不確定因素還體現在財報之外。

財報以外的焦慮

理想的財報給予了投資者充分的驚喜,以至於讓人暫時忘記了理想ONE的質量問題,以及由此帶來的負面影響。

截至2020年10月31日,理想ONE累計發生了97起前懸架碰撞事故,其中前懸架下襬臂球頭從球銷脱出的情況超過10起,造成了理想汽車在碰撞之後斷軸的嚴重事故。

面對這樣的情況,理想玩起了文字遊戲,給出的方案是“免費升級”,在輿論不斷髮酵之後,理想終於承認了自身汽車產品存在缺陷並進行召回備案。

在斷軸門之前,理想汽車也出現了數起自燃以及因底盤捲入異物無法開動汽車所導致的底盤相關質量問題。對於自燃事故的發生,理想的迴應是由於高壓燃油管受到外力切割造成的自燃,這從另一個角度證明,理想汽車對於底盤的保護程度並不夠。

頻發的故障與事故,對於理想汽車的品牌、口碑造成了累積性的打擊和傷害。如同蟻穴之於長堤,累積到一定程度之後,就會落得全線崩潰的結局。

汽車的質量問題頻發,一方面證明了理想在汽車設計上經驗相對缺乏,另一方面也凸顯出理想對於汽車質量問題缺乏敬畏之心。

如果汽車不以駕駛者的安全作為出發點設計產品,使得產品藴含安全隱患,那麼,即使擁有再智能、再高級的軟件功能都是在沙子上蓋大樓,汽車安全不光是消費者的命門,同樣也是整車企業的命門。

與此同時,手握製造、成本控制優勢的傳統汽車巨頭正在加速進場。

10月底,投資170億元的上汽大眾MEB工廠正式投產,數日後,ID.4 X正式開啓預訂,續航555km的長續航版補貼後售價不超過25萬元,將於2021年初正式上市。

11月11日晚,寶馬集團正式發佈了BMW iNEXT的量產車型——純電動寶馬iX。按照計劃,BMW iX將在明年開始量產,並於明年引入國內。

在中國市場擁有大批擁躉的豐田、本田等日系品牌也開始積極佈局新能源產業,不斷擴充新能源車產能,廣汽豐田已開始建設總產能接近40萬輛的兩座全新工廠。此外,福特也將打造“更多人買得起”的電動車。

面對來勢洶洶的傳統汽車巨頭,如何將先發優勢轉化成技術優勢、品牌優勢,是造車新勢力們下一階段的關鍵詞。

與特斯拉的正面交鋒也是理想未來的主線任務,Model3降價之後,對P7的銷售量直接產生了影響,小鵬10月交付數量環比下降12.5%。給小鵬帶來的銷量大減只是引子,可以預見的Model Y中國量產落地會給理想交付量帶來衝擊。

造車新勢力們抓住了市場的空白期實現了成功,但就目前的市場情況而言,PPT造車、兜售造車理念的時代已經過去。

在內外夾擊之下,消費者對於車輛的選擇不會在於公司市值的高低,而是在於產品和品牌的可靠性,這也是理想站穩腳跟的關鍵點。

軟件定義汽車時代,智能化不是理想的標籤

新能源汽車不光改變了汽車的架構,也改變了新能源汽車的玩法。

現階段,一輛汽車裏85%的價值來自單個零部件,但未來硬件抽象化後,毛利率將被進一步壓縮,軟件將成為核心實力。

“軟件定義汽車”已經逐漸變成大家的共識,軟件也正在重塑汽車的價值鏈。

從專利數量的佈局情況來看,小鵬着力自動駕駛感知操控、電池系統開發;蔚來則注重充換電技術與三電系統研發;理想則是在在數字信息傳輸、電池技術、線束與電子控制單元等維度進行佈局。在未來軟件的戰場上,理想想要搶得先機,需要面對層層競爭。

從過往的研發投入來看,理想同樣是最“摳”的一家。

通過公開數據對比,蔚來平均每年研發投入可達30億元。小鵬汽車的研發費用率一直高居不下,2019年達到89%,即使在2020年上半年大降之後,也仍然保持在63%的水平。

相較於傳統車企與特斯拉,造車新勢力本身研發投入就相對較低,而理想在造車新勢力裏研發費用則更處於一個較低的水平,開源節流固然重要,但一味追求運營效率的極致,在某種意義上也就與犧牲穩定性劃上等號。

在特斯拉公佈的 2020 年 Q3 財報中,軟件盈利模式已經初顯,FSD(自動駕駛)付費、軟件應用商城、訂閲服務構成了特斯拉的軟件創收。

根據數據顯示,特斯拉軟件上累計收入超過 10 億美元。今年特斯拉交付的 36.78 萬輛車中,有57% 的車主購買了自動駕駛選裝包。

從 2015 年 2500 美元的 Autopilot 系統開始,特斯拉的自動駕駛選裝包已經一路升級至 FSD Beta,單價也上漲為 10000 美元,這已經達到了整車價格(最便宜的標準續航升級版裸車31690美元)的1/4。

除此之外,一個加速包2000美元,一個座椅加熱功能300美元,可以想象在未來會有五花八門的軟件收費,而軟件也將從過往的成本中心轉變成利潤中心。

造車新勢力們也不甘示弱,蔚來汽車的NIO Pilot選裝包需要1.5 萬人民幣,如果要升級成 NOP全配包,需要3.9萬人民幣;小鵬的 Xpilot 3.0售價達2萬人民幣,在 NGP還未商用的情況下,已經有40%客户選擇了硬件,其中有60%-70%選擇了軟件。

在軟件的實力上,理想同比其他造車新勢力還有着一定差距。從新能源汽車標配的自動駕駛來看,理想採用的是 Mobileye 已經打包好的視覺算法,然後自己進行後續開發的方式。

從結果來看,這一方案是最短路徑,但在未來卻很難確保自己不被卡脖子。而蔚來、小鵬採用自主開發應用層軟件,供應商提供控制器、底層軟件和核心芯片的研發途徑實現自動駕駛。

蔚來已經發布了NOP、小鵬的NGP也即將進入測試階段。李想顯然意識到未來可能會出現品牌空心化的情況,在現金準備充足的情況下,準備加大研發的投入。

預計在2021上半年,將自動駕駛團隊擴充3倍,且於2021年發佈基於目前硬件平台的全自動泊車系統,2022年逐步達到L4級自動駕駛。

從具體的實操來看,理想選擇與Mobileye分手,將在兩年後切換到Nvidia Orin。

但對於理想來説,缺少 Mobileye 在視覺算法上的打包,意味着要開始在感知、規劃、決策以及控制上進行全套研發,這也是自動駕駛最重要,最難做的部分。

車賣的好不好,只決定了當下的生存,而自動駕駛做的好不好,則決定了未來的生存。在其它車企自動駕駛突飛猛進的時代,留給理想的時間已經不多了。

在自動駕駛之外,等待理想的還有LI OS系統的研發、智能座艙的升級開發、以及每年一款新車型的推出。

Q3財報的亮眼數據,證明了理想汽車擁有着成就偉大的可能。質量、軟件成為了理想汽車進階下一階段的攔路虎,在智能汽車的道路上,理想汽車顯然才剛剛掛擋起步。

特別聲明:本文為合作媒體授權DoNews專欄轉載,文章版權歸原作者及原出處所有。文章系作者個人觀點,不代表DoNews專欄的立場,轉載請聯繫原作者及原出處獲取授權。(有任何疑問都請聯繫idonews@donews.com)

相關文章

正在加載......